|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和“記者”重名的噴藥人

文章來源:兗礦集團東灘礦 作者:王建 陳勇 時間:2020年02月13日 字體:

筆者(左)和噴藥工王建

早上7:00,穿上工作服、裹了棉衣、戴好口罩,40歲的機修工王健和其他職工一起,在兗礦集團東灘礦水電隊大院里集合、點名、測量體溫。

準備就緒,我和帶好工具準備上崗的王健出發了。聽說我也叫王建,他顯得很激動:“一家子,以后你多宣傳宣傳水電暖工人!”

1月29日,春節一直在加班的王健聽說,隊里根據礦上安排,抽調20人參與消毒防疫工作,分成兩個小組。他當即找到隊長任廣偉和班長李召洪報名。

根據分工,王健和另外一名職工負責教培中心、職工醫院、退管中心、工會辦公樓、印刷廠等公共區域的消毒。

“為了確保每個角落都不遺漏,每天手機顯示都一萬步以上。” 一邊在工會辦公室走廊進行噴灑,一邊和筆者交談的的王健說。

“我以前在社區中心管道班,援建貴州五輪山兩年,回來后一直在水電隊干機修,對噴霧器啥的不懂。幸虧隊里安排專業人員手把手授課,除了熟悉噴霧器的操作技能和消毒液藥品的相關知識,沒想到消毒液的配比濃度、噴灑標準很有一套的學問!”

“以前我看人家噴藥可簡單了,一干起來才知道不輕巧。”近三十斤重的老式噴霧器貼在王健后背上,他一只手拿著噴管,另一只手在起壓桿上不停擺動,“噴的時候,還要注意行走速度一致,藥液噴施要均勻,會議室門把手啊垃圾桶啊等重要部位覆蓋要全面,不要重噴、漏噴,以藥液濕潤表面而不產生流滴為宜。”

“消毒液稀釋了還是有刺激氣味,咽喉癢并且發澀,口罩也擋不住汽化后的滲透,手上臉上都有被侵蝕的痕跡。”王健說,“每天聞著消毒水味,我覺得反而更有意義。

“苦點累點應該的,俺單位運行班長朱玲帶著10個40多歲的女工,負責全礦工業廣場、生產車間、辦公樓、單身樓的衛生消毒消殺,她們身體都不很壯,但干活勁頭絕不比男人遜色,人家才是女漢子。”

“眼下,全礦復工復產了,疫情防控難度加大,每項工作都需要人來做,每個人多做一點,疫情就能早一天過去。”

坐下來稍作休息,王健對筆者說:“辦公室的每天寫寫畫畫,風刮不著雨淋不著,挺輕松?”我嘆了口氣:“都不容易!”

春節前,因為負責籌備礦職代會,我不能回家探望腿部骨折做手術的弟弟,遭到家人埋怨;春節后,為了完成媒體約稿,放假的我來往于區隊班組和礦疫情防控點,癌癥晚期在醫院的岳父打電話說,小建忙,就不用來了!……

“春天來了,疫情也該終結了,一切都會好起來!”背起噴霧器的王健和我揮手告別,又匆匆趕往下一個消毒地點。


[添加收藏] [打印文章] [關閉窗口]
分享到: 更多

相關文章

彩票开奖北京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188比分网址 宁夏11选5开奖走势图 广东36选7最新开 新浪竞彩足球比分旧版 20选5开奖号码 篮球比分球探网 甘肃11选5五码遗漏 陕西11选5分布一 世界杯比分汇总 新疆11选5预测分析 近30期3d开机号 单机欢乐麻将下载 广东麻将打法及规则 排列35推荐 安徽麻将胡牌规则 重庆百变王牌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