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唐朝寫手好詩有多重要?不少人憑借首詩平步青云

文章來源:鳳凰網—國學 時間:2020年01月22日 字體:

做學生的都怕考試,而在考試里學生最怕的莫過于寫作文了。考場上,有的人抓耳撓腮老半天寫出來的卻是一堆廢話,也有的人滿頭大汗坐在那里,直到考試結束卷子上還是一片空白。當然,也不排除一些學霸,他們從不擔心這類事情,寫作文時筆下如有神一蹴而就,寫出來的文章常常得到老師們的賞識。

古代就有人把每年高考狀元寫出來的文章專門收集起來,編成一本書供一眾學渣們瞻仰、學習。科舉考試在唐朝的時候就有了,那時的考試,有一個專有名詞,叫做“科舉”。想必,大家對各種各樣的高考作文看了無數,那么,今天我們不妨看下,唐朝考生寫出來的作文是怎樣的。

在唐朝,“詩”就是應考的習作,按科場考試規矩,凡指定、限定的詩題,作法與詠物相類,須繳清題意,起承轉合要分明,對仗要精工,全篇要空靈渾成,方稱得體。束縛如此之嚴,故此體向少佳作。

“離離原上草,一歲一枯榮。

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

這是白居易寫的《賦得古原草送別》,此詩作于貞元三年(787),作者時年十六,這首詩想必上過小學的人都有學過。據載,作者這年始自江南入京,謁名士顧況時投獻的詩文中即有此作。起初,顧況看著這年輕士子說:“米價方貴,居亦弗易。”雖是拿居易的名字打趣,卻也有言外之意,說:京城不好混飯吃。及讀至“野火燒不盡”二句,不禁大為嗟賞,道:“道得個語,居亦易矣。”并廣為延譽。

詩的內容則寫的是:草原上的青草,長了又枯,枯了又長,年復一年,生生不息,即使天降大火也不能將其燒盡,等來年春風一起,又是一片繁榮景象。咋一看,它描述的不過是平平常常的自然景觀,除了贊揚小草頑強的生命力外,詩人并沒有在詩中寄予太多的情懷。

殊不知,這首詩還有后半部分:

“遠芳侵古道,晴翠接荒城。

又送王孫去,萋萋滿別情。”

說的是,遠處芳草的清香浸滿了古道,讓人流連,而在陽光普照之下,眼前的荒城被一片綠油油的植物所圍繞,令人心曠神怡。這一切是多么的美好,可就在本該好好賞景的時候,詩人卻要與友人告別了,看著萋萋的芳草,心中升起了無限惆悵,離別時的依依不舍之情,溢于言表。這樣一來,用我們語文老師的話來說,立意就高了很多。

再來看一篇:

“古木臥平沙,摧殘歲月賒。

有根橫水石,無葉拂煙霞。

春至苔為葉,冬來雪作花。

不逢星漢使,誰辨是靈槎。”

這是唐代詩人王冷然寫的《古木臥平沙》,這個人物雖然比較冷門,以至于,我都不知道該如何介紹他,但是,他寫出來的詩卻非常值得品味。

詩的前六句都是寫景,講的是一根平臥在沙中的枯木,寒來暑往經歷了無數的歲月,它依然原地不動呆呆的臥在那里;后兩句詩開始抒情,詩人感嘆因為從來沒有遇到來自上天的使者,所以,沒人識得這根枯木是通往天河的船只。通讀全詩,我們不難看出,作者其實是在以“古木”自比。

作者認為:自己才華橫溢,但是,卻“不逢星漢使”。也就是說,沒有遇到一個能夠賞識自己才華的人,所以,只能像古木一樣孤苦地守在一個無人的小角落里。這首詩用到了許多的典故,例如“星漢”取自曹操的“星漢燦爛,若出其里”,而“靈槎”則源于晉代《博物志》里的一個小故事。

從中我們也可以看出,詩人的文學素養還是挺高的。

接下來是《近試上張籍水部》:

“洞房昨夜停紅燭,待曉堂前拜舅姑。

妝罷低聲問夫婿,畫眉深淺入時無。”

這首詩的作者朱慶馀是當時的一名考生,那時的考試有一種傳統,就是考生在考試之前,可以把自己平時所寫的作品拿給考官瀏覽,以求給考官一個好印象,以防臨場緊張,真實水平發揮不出來。而這種考前交上去的作品,稱為“行卷”。這首《近試上張籍水部》就是作者給當時的主考官張籍的一首“行卷”。

表面上看,這首詩描述的是一位新娘,為了能在見家長的時候,給公婆一個好印象,一個晚上沒睡,都在洞房里精心打扮自己。即使這樣,內心還是不太自信,只好弱弱地問自己的丈夫:“自己的梳妝還算得上時尚嗎?”

但是,細細讀來,這首詩其實是作者把自己比作新娘,而把考試說成是見家長,考官張籍則是自己的“夫婿”。

臨考在即,自己心里很沒底,于是,拿著這篇“行卷”來問張籍,自己“入時無?”

不得不說,這首詩這么寫,真的是很有特色,把考生比作新娘,一下子就把考生臨考前那種緊張不自信的心理,描繪的惟妙惟肖,同時,讓人會心一笑。

而張籍也是一代才子,看了這首詩,略作思索,便大筆一揮,回了一首《酬朱慶馀》:

“越女新妝出鏡心,自知明艷更沉吟。

齊紈未足時人貴,一曲菱歌敵萬金。”

這首詩的意思其實已經很明顯了,就是肯定了朱慶馀的才華,并且,讓他不要為考試過不過的問題太過操心。這一來一去,不僅朱慶馀的才華得到了賞識,還讓這段事跡成為了歷史上的一段佳話。

最后,再看一首典型的應試詩,張子容的《長安早春》:

“開國維東井,城池起北辰。

咸歌太平日,共樂建寅春。

雪盡黃山樹,冰開黑水津。

草迎金埒馬,花伴玉樓人。

鴻漸看無數,鶯歌聽欲頻。

何當桂枝擢,還及柳條新。”

因這場考試是在早春,考官便以季節命題,而張子容則非常清醒,既知道點題,又知道拍馬屁。先說現在歌舞升平的太平盛世,百姓都沉浸在其中過春節。然后,寫春天來了,冰雪融化,路邊長滿了青草,連鳥兒也飛回來了,還時不時有黃鶯在唱歌……

這雖然與我們日常的早春差不多,但是,卻浪漫了很多。最后,作者也沒忘記正事,點明科考的目的:什么時候我可以科舉及第?這樣,在我衣錦還鄉的時候,還能趕上看柳葉青青。就憑這詩,能不讓他高中嘛?果然,唐玄宗先天元年,張子容順利進士及第,成了孟浩然的好朋友。

你說,這唐朝考生的作文,是不是比我們今天的高考作文有趣得多?

參考資料:

【《唐會要》、《科舉制度與中國文化》、《中國古代文學史》】


[添加收藏] [打印文章] [關閉窗口]
分享到: 更多

相關文章

彩票开奖北京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极速飞艇168开奖网 3d独胆王独胆预测专 一分赛车有什么技巧 四川快乐12怎么杀号 qq欢乐麻将网页版 山东11选5夺金开 体彩宁夏11选五5开奖结果 吉林11选5 新疆十一选五开奖结 广东十一选五计划免 斯诺克比分直播360 玩极速赛车口诀 个人股票融资 河南十一选五前三组技巧 河南11选5历史开奖 黑龙江快乐十分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