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古籍善本價值重大,中華文明源遠流長

文章來源:光明網 作者:杜志強 時間:2019年06月16日 字體:

善本”是一個動態的古籍概念,不同時代的善本內涵頗有不同。今天的善本內涵,以李致忠先生的概括最具代表性,即善本是指那些具有較高歷史文物價值、學術資料價值和藝術代表性的稀見古籍。

據《中國古籍總目》,我國古籍存世總量大約20萬種,可謂浩如煙海。其中,善本大約占其三分之一。總體來說,善本價值大致如下:

?

一、善本是中華文明的根脈,代表了中華文化中最核心、最有價值的部分。

中華文明歷史悠久,不僅品位高,包容性和連續性強,而且全面開花,在政治、經濟、軍事、哲學、文學、藝術、倫理、醫藥、建筑、科技、禮儀、典制等方面都有彪炳千秋的成就。而善本,無疑是這些成就最重要、最根本的載體,是中華文明的根脈。呵護善本,其實就是呵護中華民族文化之根。比如先秦法家原典《韓非子》,版本十分復雜,僅《子藏法家部》所收即達105種之多。而《韓非子》的明刊本,則有《道藏》本、張鼎文本、《韓子迂評》本,以及趙用賢、周孔教、吳勉學、凌濛初、沈金麟、葛鼎等人的刻本。這些明本的底本,許多都是宋元舊版;清代的代表性版本,有錢曾影抄本、張敦仁影抄本、吳鼒仿刻本,三者的底本則均是宋代乾道年間的黃三八郎本。雖然《韓非子》的宋刻本已經不存,但經過明清士人的影抄、影刻,還是最大程度地保留了宋本《韓非子》的面貌。

《韓非子》是法家的集大成著作,對于我國思想、政治、制度乃至社會心理都產生了深遠的影響。后來學人的一再傳刻,在繼承、延伸韓非子學說與思想的同時,也是在保護和傳承中華文化的精髓,保護中華文明的長城和根脈。

二、善本是中華民族精神最深沉、最厚重的載體。

中華文明綿延傳承至今從未中斷,其根本,在于華夏民族“海納百川,有容乃大”的精神氣度和以民為本、以天下國家為先的廣闊胸襟。“先天下之憂而憂,后天下之樂而樂”“居廟堂之高則憂其民,處江湖之遠則憂其君”,古代仁人志士們的凜凜風骨和峻潔氣節,以及聰慧、勤儉、堅強的品性,鐫刻在家國天下的底色之上,成為中華民族精神的脊梁。當他們“沉浸醲郁,含英咀華”地付諸文章、著述之后,這些文章、著述,就成了精神的直接載體。善本文獻,正是這類文章和著作的淵藪,也理所當然地成了這種精神最深沉、最厚重的載體。

此外,由于善本古籍不僅包括刻本、抄本、稿本,還包括那些具有重要歷史文獻價值的殘本、散頁等(主要指元代以前的),因而也就具備了“海納百川,有容乃大”的品性,凝練并包羅著偉大的民族精神。在歷史的大浪淘沙之后,流傳至今的善本古籍,恒久地傳達著民族精神的嘹亮回聲。由此,保存、傳承善本古籍,正是我們傳承、發揚并加強民族精神的重要內容。

三、善本是中華文脈最波瀾壯闊的呈現。

我國是“詩的國度”,源遠流長的古典詩文,以其雅致精煉、含蓄內斂、溫柔敦厚的氣質,成為中華文脈當之無愧的璀璨珍寶。詩詞歌賦、小說、戲劇,乃至書法、繪畫等,都是最具中國特色、中國風格和中國氣派的文藝形式。刻板印刷的出現,一方面使得藝術珍品得以更好地流傳,另一方面還以印刷本身的版本與刻印藝術進一步增益了藝術珍品的價值。

杜甫是中國詩史上最具標志意義的詩人,杜集的各種刻本和千家注杜的現象,成為中華文脈中極為醒目的一支。而這,有賴各種善本得以見證和承傳。比如,成都杜甫草堂博物館收藏的南宋淳熙刻本《草堂先生杜工部詩集》(殘本),字體秀雅悅目、行格疏朗,色澤清純勻凈,紙質古舊滄桑。遍布其中的句讀等,使人們清晰地感受到,刻印者在刻書時傾注的感情,讀者在閱讀時仔細琢磨的情景。此外,還有李一氓先生收集并捐贈該書的溫情故事等。可以說,一部宋刻《杜工部集》,濃縮了歷代文人對杜詩的崇敬之情,成為千余年間杜詩涵養士子的見證。推而廣之,屈原、賈誼、司馬遷、班固、李白、杜甫、蘇軾、黃庭堅等歷代的優秀文人,所匯集而成的波瀾壯闊的中華文脈,也正是有賴各種古籍善本而得以傳承。

四、善本是中華性靈最優美、動人的家園。

中華民族不僅勤勞、睿智、仁厚、善良,而且還十分唯美、率真,有著極高的審美追求和仁厚和善的人文情懷。屈原對祖國九死未悔的忠誠,王羲之高曠優雅、超邁時流的胸襟,謝靈運傲視王侯、醉情林泉的山水氣質,李白天性灑脫、浪漫飄逸的個性,以及蘇軾豪邁不羈、觸處生春的奔放才情等,都代表著中華民族人性追求的向度和人文性靈的高度。著名的“魏晉風度”和“晉宋風流”,更是高揚人性的時代之歌。而這些忠誠、唯美的性靈,就是在古籍善本的一次次傳刻中,被不斷地涵詠、繼承并加強。

今天,如果我們想去尋訪、感受這些性靈的高度,善本就是最好的選擇。比如,陶淵明“采菊東籬”的個性,最生動的體現就在《陶淵明集》中。而陶集的傳布,自梁代蕭統編纂《陶淵明集》始,北齊陽休之、北宋宋庠、南宋曾集、元代李公煥,以及明清眾多學人,都曾編定、刊刻過,十分復雜;晚清以來,陶澍、丁福保、古直、逯欽立、王瑤等亦曾整理、注解過陶詩,后來還形成了學界的熱點“陶學”。無論如何解讀、研究陶淵明其詩其人,根本依據還是那些古老的陶集版本。這些珍貴善本間的遞修、傳刻,正反映出歷來人們對陶淵明的熱愛,也印證出陶淵明率真的個性和唯美的桃花源,對國人心靈的滋潤和對國人個性的影響。所以,善本的傳承,也是民族性靈的傳承。善本,是中華性靈最優美、動人的家園。

五、善本最集中地體現了中華民族熱愛文化、傳揚文化的高貴品質。

古籍傳刻,是中華民族對人類的偉大貢獻之一。紙張的發明與改進,刻板、活字、影刻、套印、拓印等印刷方式,簡策、卷軸、旋風、蝴蝶、包背、線裝、金鑲玉等裝幀形式,都體現了中華民族杰出的聰明才智。可以說,古籍流傳本身就是一個自成系統的文化圈。不同地域、不同機構、不同業主、不同文化旨趣,造就了古籍版本豐富而復雜的世界。但是,無論這些工具、形式有何種差異,它們反映出的對書籍與文化的鐘愛,卻是一致的。

許多學者、校勘家、藏書家、出版者,平時粗茶淡飯、儉樸度日,而一旦遇到期待中的珍本古籍,往往會不吝千金,必得之而后快。天一閣的主人范欽,畢生財富盡在藏書;文化名家張伯駒,將家藏珍貴圖籍如數貢獻給祖國;于右任為了一塊熹平石經的殘石,可以豪擲四千大洋而毫不吝惜。對他們而言,珍貴古籍與文化的價值,超出物質與金錢之程度何啻天壤!因此,圖籍尤其善本的流傳,其實正是中華民族仁毅弘道、斯文自任的高貴品質的寫照。

(作者系西北師范大學文學院教授)


[添加收藏] [打印文章] [關閉窗口]
分享到: 更多

相關文章

    沒有關鍵字相關信息!
彩票开奖北京十一选五开奖结果